365bet网上娱乐场-鸿蒙的一小步:目标是超越安卓 建立生态圈是场持久战
2019-08-10 13:27:23 来源:本站
不少人期待华为鸿蒙系统可以跟谷歌安卓一决高下,但实际上华为对鸿蒙的定位高于安卓,它想做一个能够连接各个终端的IoT操作系统。同时,鸿蒙系统也面临种种挑战,要想建立属于自己的生态圈仍需时日。

文 | 周路平 唐煜

编辑 | 张泽

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终于揭开了面纱。

8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首次把开发者大会搬到了东莞松山湖附近,现场来了5000人,会议比预定的结束时间延迟了1个小时,五位高管轮番上台,从下午2点半足足讲到了6点半。

根据华为的官方定义,这是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不同于一些人的期盼,鸿蒙OS将先搭载在一些“周边设备”上,如即将推出的荣耀智慧屏上,以及之后的PC、手表/手环和车机上。对于万众关注的手机,虽然随时可用,但考虑到生态成熟度,华为优先支持谷歌的安卓。

但一位手机观察人士仍评价,以前国内手机厂商的发布会都是在拼摄像头、屏幕和内存,像极了国外零部件企业的推介会;现在终于有企业开始谈操作系统、谈生态。而华为的开发者大会也首次让他有了在苹果和谷歌开发者大会的感觉。

图/视觉中国

01

“不谦虚地说,我可以一夜之间让中国所有的应用都兼容鸿蒙操作系统,但是我们没有这样做,还是希望支持美国的安卓生态和微软Windows生态。”正好赶上了50岁生日的余承东依然不改“大嘴”本色。

在过去一段时间,华为一直在为是否发布鸿蒙系统焦虑不安。余承东在努力强调鸿蒙的优势,包括Android生态的应用迁移到鸿蒙OS的开发工作量非常小,“甚至用我们方舟编译器,可能一天两天就搞完了”。“如果Android操作系统无法使用了,我们就随时可以启用我们的鸿蒙。”

但华为对谷歌安卓的情绪非常复杂。一方面,谷歌曾在美国的指令下对华为断供,给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销售造成了重大影响,使得华为手机今年出货量全球第一的目标无法实现。华为完全有理由弃用安卓,启用自家研发的鸿蒙系统。

但另一方面,安卓以及背后构建的安卓生态是华为短时间内无法复制和超越的东西,安卓系统依然是华为手机的最优解。华为要强行在手机上使用自家系统,至少在前期会给用户带来诸多不便。至少在目前看来,不是明智之举。

而余承东透露,今年本来预计出货量是3亿台,但受到美国事件影响,预计今年出货2.4亿台。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已经恢复到事件前80%的水平。

所以,在余承东公布的鸿蒙OS历程和路标图里,鸿蒙OS最先落地的产品是荣耀的智慧屏(俗称电视),将于8月10日发布;而2020年鸿蒙OS将推出2.0,落地的产品包括国产PC、手表手环和车机;2021年鸿蒙将推出3.0,落地产品包括音箱和耳机,2022年之后主要用在VR眼镜里。不难发现,并没有手机的身影。

图/视觉中国

但余承东在媒体访谈时很有说话艺术。“(华为)可以一夜之间,所有手机都升级到鸿蒙,但我们还是考虑了与美国合作伙伴的关系。”既敲打了谷歌,又给了对方台阶,愿意继续合作。

这是华为的策略——以打促和,一方面表示自己有能力做到更好,另一方面又打开合作大门。毕竟在当下,安卓系统才是华为手机的最优解,尽管华为每年卖出超过3亿台终端,其中手机2亿多,“相比他们(谷歌),我们更容易打造生态,但是打造生态本身不容易。”余承东说。

虽然口号响亮,要把一个发育不到两年的系统用在命根子产品上,华为的动作还是非常小心。

手机行业资深专家罗忠生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认为,一夜之间让所有华为的安卓手机升级为鸿蒙,从技术上来说是比较难实现的。操作系统应用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除了上层开发的APP应用,往下走还需要底层芯片、场景测试等很多的适配。

他比较赞同任正非的想法,先把鸿蒙用到一些2B的行业,而不是一定要开发2C的各种复杂的应用,先把垂直领域打通再逐渐往上走,是一条更现实的路。

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陈杭认为,C端操作系统具备极强的壁垒和生态护城河,在短时间内实现C端操作系统的超越不符合行业规律,强如操作系统之王微软Lumia和三星Tizen也未能撼动移动OS的双寡头格局。

SA高级分析师吴怡雯说认为,华为整体是一家很谨慎的公司,单纯从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说鸿蒙还是非常年轻,现在华为和谷歌还出于谈判的过程中,谷歌没有明确说不行的时候,最安全的方式是使用安卓系统。她认为鸿蒙在智慧屏上发布也是一个比较好的试水,先从电视、手表这些IOT设备上取得量之后,再往智能手机发展是一个更安全的路径。

她提出两点判断,如果是最坏的情况,今年华为不能从美国的实体名单中离开,华为最早在2019年底可能会推出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如果中美贸易战峰回路转,华为应该还是会在国内发布鸿蒙手机,但在国外会用安卓系统。

02

华为开发者大会,满是非操作系统行业人士难懂的陌生词汇,很多人听起来有些“蒙圈”,比如,宏内核和微内核、分布式和分布式软总线,甚至三位学生模样的男生干脆在一起玩起吃鸡。但这并不影响这场发布会的意义。

早在2016年,CSDN上有篇文章总结:“微内核就是一个皇帝,所有权利集中在他手上,但办具体的事情要找别人。宏内核像国务院,组织机构很庞大,有好多人在管事。”文章认为,微内核把系统分为各个小的功能模块,降低了设计难度,系统的维护与修改也容易,但是通信带来的损失效率是个问题。宏内核的功能块之间的耦合度太高造成修改与维护的代价太高。

磐鼎科技总经理张春对AI财经社表示,微内核确实是一个发展方向,从安全性、运营速度、资源管理效率等方面比Linux这些开源的做法效果要好很多。

“从资源管理的角度来说,宏内核肯定是没问题;但是从安全的角度来说,微内核的优势比宏内核会明显得多,因为微内核实际上管理的东西很少,代码也很少,漏洞也会相对更少。”张春说,现在还不知道华为会采用哪种模式将微内核与操作系统挂接,这一块如果设计得不好同样会有漏洞。

“就微内核而言,华为走在了前面,包括世界顶级操作系统都在往微内核方向转,都在做这方面的尝试,但是还没有一个成功的产品。”张春说,早在2016年8月就有媒体报道,Google正在开发一个名为“Fuchsia”的新操作系统,其能够跨平台运行,包括红绿灯、数字手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个人计算机。这也是目前为止,与华为鸿蒙系统比较相似的一个操作系统。

在操作系统的创新这一块,华为还是走在前面的。操作系统出现几十年了,但设计理念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华为的微内核也是它的独特的东西。

在张春看来,目前国内有几家公司在做操作系统,但基本是利用别人的内核做了一些代码适配。而华为是根据最新的微内核理念重新设计规划,当然这里面肯定有些代码和Linux是共用的,但编程思路完全改变了。

分布式软总线则是华为自创的一个新词。张春认为,它主要是数据通过CPU以后要向各个资源分发和接收,以前都是通过总线来控制,需要硬件来做,硬件来做就意味着只能通过CPU内部来掌控。但是软总线可以分布得很远,控制距离也可以变得很远,譬如可以用多个CPU资源来提供一个计算服务,这样就可以把资源得到充分利用。“软总线可以实现分布式管理,硬总线的话实现起来就比较困难。”

"吴怡雯"指出,目前讲的东西还是一个比较框架性的东西,并没有一个非常具体的产品。而一位开发者在朋友圈称,“发布会结束后没有第一时间发布开发者体验版本,都是童话”。

图/视觉中国

03

鸿蒙建设生态圈,挑战依然不小。

任正非曾在6月的采访中表示,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但一位手机企业资深人士则提到了一个时间点:5年。他认为,10多年来,国内没有把操作系统做起来,他不认为是技术上面的阻碍,而是影响力的问题。他认为做一款有市场的操作系统,需要能号召很多全球化企业来支持它。“客观来说,我的态度是比较悲观的,从三星的BADA,到阿里的OS,中国或者亚洲企业去做操作系统可能是比较难的一件事情,鸿蒙能不能做起来,至少也得看5年。”

华为应该不是没有考虑到号召力的问题。在会后的采访中,余承东号召中国生态合力出海。“在此,我呼吁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微信只用在全球华人市场,太可惜了。我们的App应该出海。”他还以华为自身的经历力证中国企业出海的可能性和好处——当华为还很小的时候,就出海了,在海外的市场远远超过中国。中国互联网公司决心不够,其实在国内做的好,在海外也一定能做好。

除了全球化的号召力,吴怡雯补充认为,鸿蒙建立起生态,需要来证明自己的差异化。“如果没有这场危机的话,他们怎么样用差异化去竞争,如何跟消费者证明,用鸿蒙至少是和安卓一样好,或者哪一些比安卓更好。”

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在视频中演示了使用鸿蒙,在不同终端如无人机、智慧屏、手机上共同跑一个应用的奇妙效果:比如你用手机与朋友视频通话,而对方的摄像头不是他的手机,而是他放飞的空中的无人机,你能看到空中俯视的奇特角度。但目前这些应用仍是一些宣传的视频,化为现实,用户还需等待。

“而对于OPPO、vivo和小米来说,安卓是用了很久、花了很多精力去开发的操作系统,华为又是很强的竞争对手,除非说有相关的一些政策规定,从纯粹从商业考量的话,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

此外,从历史规律来看,想要建立生态,需要一个特别的时间点。IDG中国助理副总裁王吉平对AI财经社分析,微软在PC时代建立起了Windows生态,谷歌在智能手机高速增长的时候建立起了安卓生态。如果没有这样的时间点,华为需要慢慢地去吸引开发者在鸿蒙上建立应用,会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包括以后出海还有很多的协议、认证和专利问题要解决。鸿蒙真正要做起来还是一场持久战。

更多分析认为,此次华为推出鸿蒙,更大的目标是正在徐徐拉开帷幕的物联网。余承东在会后采访中坦承,鸿蒙非常适合工业领域,因为具有实时性、高可靠性。以自动驾驶为例,如果有时延就撞车了,所以鸿蒙对工业领域,有更强优势。

正如陈杭在分析报告中所言,华为最大的机会就是T端,在车、人居、城市、工业,四大场景中成为赋能Things的AI-OS。

 

图/视觉中国

为了鼓励广泛领域的开发者,在今日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宣布投入10亿美元激励全球开发者完善生态,而去年,这一数字为10亿元人民币。除了10亿美元计划,华为承诺,未来会把赚到利润的50%甚至70%都会返还给开发者。华为还宣布,自己的应用市场已经面向全球170个国家,拥抱全球开发者,并推出华为地图。

华为这些步伐像极了谷歌运营操作系统和应用的路数,从大会上我们能读出华为的雄心。正如会后余承东的生日蛋糕上写的一首藏头诗,“鸿源初辟,蒙地始开;承星履草,东方既白”。